去污剂先生

恢复更新,想看什么文小窗戳我呀
锤基/狼队/指北针/肥鹤/德云女孩

不安还没更完我又想开坑了…


【堂良堂】乞丐还是锦衣卫?

  

  上回书咱们说到,平西王迎娶锦衣卫指挥同知杨九郎,昨个大婚想必大家该看的也看了,该吃的也吃了,咱们就来谈谈另一位指挥同知周九良大人的爱恨情仇。

  

  提起周九良,大家最爱说的莫过于他17岁的时候,装作流浪街头结果一举拿下一位叛徒的事了。今儿,我们的故事也得从这开始,只不过还要聊聊他和那位礼部侍郎孟鹤堂的事。

  

  说起这位,台下的姑娘们估计就要蠢蠢欲动了。那孟鹤堂何许人也?一不是狼,二不是狗,而是没有官职也有几百万人想嫁的主,人家往那一站就是浑然天成的画中温润公子。

  哎您可能就好奇了,这么一位文质彬彬的公子,怎么可能和刀尖上舔血的锦衣卫挂上钩呢?

  

    周九良人家从小是被当做一个锦衣卫培养起来了的,按辈分上次咱们提的那位杨九郎还该尊称一声“师哥”。无奈啊,成为锦衣卫之后一直没有大案子过手,小孩那个苦啊,废了天大的功夫才在十七岁说下来这么一件活。

  

  当年要捉的那位叛徒,不单单只是叛徒,他还是过去咱们说起来响当当,现在提起来臭名昭著的的曹家人。没有证据,咱们还真不能下手,于是周九良心里一合计,拿着把三弦去当乞丐了。

  

  周九良在街上蹲了两个月,见了这位曹家人五面,终于有拿到可靠的证据的时候,各位,孟鹤堂来了。

  

  大家都知道嘛咱们礼部侍郎泪窝浅,看着那小孩可怜就把人家给捡回去了。

  

  周九良一合计,成吧,毕竟人家长的这么好看,自己还能一扇子楔死?再者说自个儿也确实需要借这一条路踏进曹家。

  

  咱们皇上大寿时,周九良在旁弹三弦。这时,这个曹家人欲敬酒,那周九良一摔三弦,露出里面的剑来,锦衣卫团团围上,把叛徒和台上的诸位都下了一跳。

  

  周九良踩着孟鹤堂的桌子,长剑直直指着那个叛徒目光比剑刃还冷,对皇上说道:“锦衣卫千户周九良,护驾来迟。”

  

  列位,那些个人根本没有把弹三弦的小乞丐或者后来孟鹤堂领养的弟弟放在眼里,被这么一吓,除了几个知道细情的全都呆了。那曹家人更是见其不妙想逃啊,周九良手起刀落,将其斩于殿前!

  

  孟鹤堂又是担心,又是害怕,根本没心情管周九良骗了他这件事。把小孩抱在怀里揉了揉,确定了还是自家那个手感好的周九良,才想起来要生气。

  

  生气了怎么办?哄着呗。

  

  周九良,一个在皇上面前杀人都不眨眼的主,在侍郎府的那棵杨树上弹了一上午三弦,下午刚起风就赶快被孟鹤堂捞回去了。

  

 

 至于捞回去以后发生了什么嘛…嘿嘿,咱不能说,只知道过后周九良请了三天的假,巡逻的改成了张九南。

  

  

  

  

  

  

感觉一发我做的表情包经常去名朋德云社专区的人就能把我认出来

占致歉

不知不觉都500粉了,感谢大家对我的厚爱!
最近陷入了一定程度的瓶颈期但是贺文还是要写的!
老样子,点梗时间截止下午六点。❤️❤️

不安【一】

  


勿上升

勿转出老福特

ooc我的


  “你喜欢荧光棒吗?”周九良在台上问。

  

  不喜欢。

  “喜欢啊,那是大家爱我们的证明嘛。”杨九郎身上穿着那身藕粉色的大褂,笑得温柔。

  

  

  下了台七队的各位疯狂找自己的家产,杨九郎在周九良的桌子上旁捡到了自己的包。和他们打了招呼往外走,又捡到了蹲在外面抽烟、双眼通红的周九良。

  

  “他们说我捧的不好,我该怎么办啊。”周九良脸上冻的通红,小奶音裹着沙哑的外壳,还是当年那个小孩的样子。

  “你管那个干什么,天塌下来有我们扛着呢,再说孟鹤堂敢说你不好?”杨九郎把自己的围脖围在周九良脖子上,温暖的手捂住了他弹三弦的手。周围响起了快门声和小声的尖叫,两人都知道是粉丝看也没看。

  “可谁替你扛啊?”周九良问。

  “我们巨蟹座盔甲可厚了,不怕。”杨九郎借身高优势楼上了周九良,把伤口隐藏在盔甲下,“去喝酒吗,哥请你。”

  “去全聚德?”

  “…别闹。”

  

  俩人去了杨九郎家。24℃的温暖冲淡了劳累,一人一瓶啤酒听着电视里解说员的吼叫,周九良低头刷手机,杨九郎看见他好些了自个投入到运动赛场上了。

  

  

  成功混入。


  周九良在“馕要烤着好吃”的群里发了条消息。

  新群里没有杨九郎,哥几个很快讨论起来了。

  


  “九郎看微博了吗?”

  “没有。”

  “千万别让他看。”


  

  李九春看着微博上“杨九郎 荧光棒”的热搜,心里凉了半截。

  


  “没事,那玩意被‘杨九郎 周九良’踩没了。”王九龙看见大爷转发了粉丝们拍的杨九郎和周九良的照片,转手点了个赞。

  


  杨九郎的手机忽然响了,他和周九良说了声,拿着手机走到了阳台:“角儿?嗯嗯,我和九良在一起呢,后天回来?嗯…我就不去接您了,让九涵照顾好您。”


 

  刷了微博吃醋上天的张云雷,真想顺着网线把杨九郎拍死。


  

  凭什么是他俩避嫌?人家搭档都“男朋友”的叫上了,他们俩上台杨九郎连碰都不敢碰他。

  

  老式录影机里放着《林冲夜奔》,张云雷困的昏昏沉沉,腿上隐隐作痛,可还没来的及弯下腰给自己揉揉就被拖走补镜头。

  


 

  杨九郎把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周九良抱到客房,就着凉水吞下了片安眠药,睡觉去了。

  

  


  晚安,24℃的北京。

  

  


  

  


耗子都给猫当新娘

勿上升


平西王要和锦衣卫指挥同知成婚了!




​平西王张云雷谁不知道,那可是直接把差点就要吞并云国的外敌一扇子拍回老家还要送上个公主和亲的人物。​


而那锦衣卫指挥同知之一杨九郎,可是黑道白道都有声望的人物​。即使在得知平西王擅自宣布了婚事并且要了当今圣上口谕的时候,也只是捏碎了一个夜光杯,小眼睛眨了眨直接把嫌犯从怡红院丢出去一甩飞鱼服走了。


“我说小妖精你可想清楚啊,就算九郎对你好他现在也是名副其实的锦衣卫指挥同知,可不是当年追着你身后到处跑的九馕了。”孟鹤堂这位礼部侍郎打点着他们俩的婚礼,语调里一股醋味。


至于为何有醋味,就得说到和杨九郎同职的另一位指挥同知周九良了,不过为了平西王早日抱得娇妻归,暂且按下不表。


“他敢不嫁。”张云雷翘腿喝茶,自在的看着孟鹤堂把平西王府上下装扮成一片红。


这时,婚礼上必不可缺的另一位主人公杨九郎也到了。刚踏进门就看见乌泱泱跪了一片,喊着:“迎王妃”,硬生生把手刃武林盟主的人吓得头疼。


“王爷。”杨九郎单膝而跪。

“免。”


张云雷就是有把一个简单的字念出调情意味的本事。杨九郎虽然站了起来,但依旧低眼垂头,明面上没有故人归来和即将大婚的喜悦,挂着张好似张云雷欠了他八百两黄金的表情,心里想的东西早不知道奔腾到哪了。


“王妃见本王从战场活着回来,似乎很不高兴。”

“臣不敢。”

“那你在气什么。”


张云雷做了他不喜欢的事,染了满身的血,回来既没有芙蓉帐也没有大白馕,连杨九郎泡在怡红院半个月的事都是他某日上街从百姓口中得知的。


他们说杨大人和花魁好了,花魁虽然是花魁,可人家本是贵族小姐出身,卖艺不卖身,嗓子唱小曲儿是最好听的。


张云雷没有杨九郎那么大的容忍度,听见这话抄起剑就要去找他。被太子郭麒麟和吏部尚书阎鹤祥好说歹说的拦下,连带着他那句“让杨九郎给我死回来”一起按下去。


可他气啊,转头就找自己姐夫兼皇帝要了圣旨把杨九郎娶过来了。


“腿好了吗?”杨九郎抬起头,直直的看着他。


腿疼吗?

疼。

还气他吗?

小眼八叉的,想日。


“疼,钻心的疼,郎哥哥,我要你哄。”


杨九郎听见这话,多大的别扭都没了,什么怡红院花魁,要是没那个嫌犯他才不去呢。



“知道疼还敢顶替我的活,我给你揉揉。”

“郎哥哥,他们说你们锦衣卫把那几个大太监差点气死。”

“那可不是因为他们肚量小嘛。”

“他们还说你看上了怡红院的花魁。”

“可算了吧,那小姑娘比您大一轮。”

“他们说年龄不是问题。”

“我说的是脑袋大小,看见她我就想起我儿子壮壮。”

“他们还说你是我的王妃。”

“哎,我的王爷。”


流言蜚语是他们的,你是我的。



不安(序)

勿上升正主

勿转到正主能看到的地方

ooc有

圈地自萌

——


序:

  


  最先发现这事的是周九良。


  那天杨九郎​来著名撒手没队帮忙。他在台上说,周九良就在台下乐呵呵的藏他包,垂眼一看那包没合上,里面除了钥匙手机还放着瓶药。


  ​“度、洛、西、汀…”


  周九良叼着棒棒糖,用万能的度娘查这种药,看见出来的资料后周围气场都黑了一度,甚至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抬手重新创了个没有杨九郎的头九群,小心的把那药的照片拍下发群里后帮他拉住了包和自己的放在了一起。


  好不容易休息下的张九龄看见新群里有条他们老艺术家九良发的图,百度完回来觉着自个一个头三个壮壮大,再一看群里少了谁,脑袋里又感觉少说十个孟鹤堂在里面刹车哭。一边搂着张九龄的王九龙自然把东西都看的一清二楚,他脑子里奔腾的堂主一点也不必张九龄的少。


  “咋办啊…”


  张九龄还没回答,那个新群就和炸开了锅一样,李九春、高九成和张九南仨人的咆哮差点没把他手机震碎。


  在头九哥几个出谋划策感天动地的时候,杨九郎那边在台上依旧能说能笑跳来跳去。周九良在后台观察了半天,都快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眼瞎看错了,亦或者那只是一瓶披着恶魔外表的毓婷


  ——直到他看到杨九郎下台时,消失的那几秒笑意和掺着孤单寒冷甚至带着些悲凉的向下撇去的唇角。


  这不是他们三庆园小霸王的表情。


  “孟哥,你说逗人开心的人抑郁了算不算个笑话?”

  

  周九良抽抽鼻子,习惯性的想找他孟哥,可偏偏今天孟鹤堂不在,于是发出去的这条消息被他秒撤。

  

  得,角儿们都不在,自己的事要自己扛,换大褂上台呗。  


  杨九郎确实看了医生买了药,明里暗里瞒着所有人,好像他还是那个喜气洋洋的杨九郎。


  可有的事就是变了。


  比如微博上越来越少的登录,比如明明是搭档却要分开走的两个人,再比如堆到他面前的黑粉毒唯…


  他开始吃药,最开始是安眠药,到最后发展成那些副作用强烈的抗抑郁药,他几乎无法想象自己的未来,就像困在了漆黑的瓶子里寸步难行。


  

  “说相声演喜剧的人流的泪没几个人信,还不如自个吞了呢。”



  

  杨九郎这么想着,点上第二支烟。


中毒

极短、古风



       孟鹤堂和周九良匆匆从珍宝堂赶到郭府的时候距离教主张云雷中毒已经过了一柱香的时间。郭麒麟揪来的医生连说了三个“救不了”后被他们看上去软萌的少班主一脚踹了出去,烧饼一看躺在床上面色苍白,脚踝皮肤下却有一根黑丝淡淡的向上缠的时候差点没把孟鹤堂递给他的瓷瓶捏碎。


       “万毒散,要彩魂丹才能治。”​


         彩魂丹。


      杨家独门秘药,只有前不久才和张云雷闹翻,现在在京城准备下一届武林大会的武林盟主杨九郎才有。


       烧饼知道张云雷才和杨九郎闹翻,可周九良知道杨九郎从来没有放下张云雷,亦如郭麒麟孟鹤堂知道张云雷这次为什么拼了命的深入虎穴。


      所以他们三个瞬间放心,周九良立刻派人去找杨九郎。不一会就看见杨九郎满身是血破门而入,把装着彩魂丹的瓷瓶塞在了郭麒麟,身子一软,摔在了李九春的怀里。


       周九良问怎么了。


       李九春说杨九郎看信的时候有人暗袭。


       他说的简单,但看上去绝对不是他说的那么轻巧。而那杨九郎就昏了一会儿,在梦中咬着自己的舌头硬生生把自己疼醒的,转身直奔张云雷床畔守着他。


     “小情侣家家的,吵什么架嘛。”来探病的一群人说着强行检查了杨九郎身上的伤,就差没给他做指检了。



       两天后,张云雷醒了。


       醒来第一眼杨九郎在他床边,眼睛熬的通红,没忍住撇嘴哭了,把杨九郎吓的差点没让孟鹤堂他们九字可爱的小先生拖到他面前给张云雷复诊。


        被忍无可忍孟鹤堂嘎醒了。


      “辫儿你别哭了…我去看看他们把武林大会准备的怎么样了…”杨九郎以为张云雷不想看见他,差点落荒而逃。

       “你个小眼八叉的,要跑去那?!”张云雷看见他要跑,脸上泪痕还没擦就吼了一嗓子。

       杨九郎被一吼,乖乖巧巧的又坐到了他身边,拿手帕给张云雷擦脸,本来就小的眼睛低垂着,愣是在一眼也没看的情况下把他的收拾的干干净净。


        张云雷火了。


      “杨九郎你看什么呢!”

       “我看您的手呢。”


       张云雷低头一看,自己的手放在了杨九郎身上一个很微妙的地方。


         “…还挺大的。”



来送饭的九涵:…告辞


【沙雕歌词】每天回家都会看到蠢狼抢我的人


回到家里打开房门看见蠢狼躺在床上
而Jean正在另一边裹着被子睡觉
如果是你看到这样你的反应又会怎样
你会不会立刻气倒在他身旁

我就当没发生一样带着微笑把门关上
轻轻地叫来老万帮忙处理后事
蠢狼仍然趴在那里看着就和死了一样
咯咯咯咯很智障的笑了

每天回家都会看到蠢狼抢我的人
每次都会是不同的姿势
我总是会忍不住想明天又会便成怎样
你她妈是有龙阳十八势?!

曾有一次教授生日把Alex灌醉抗走
还有一次身穿军装抱着美队
最温柔美丽的Emma竟然也会被他拐走
我不禁想我可能是个绿帽架
每次最后打扫现场还会有很多工作量
金门大桥都快要垮成伦敦桥
还有能不能麻烦你求你别像上次一样
裸奔着扑到我的姑娘上!

每天回家都会看到蠢抢我的人
稍微辱骂都会让他更夸张
所以现在我都已经练成最淡定的模样
假装就跟没看到一样

分裂之前不管多忙总会想起他在心上
微笑就会偷偷的爬上脸庞
也有曾经把钥匙丢给他一起对饮啤酒
说着要把后背托付给他的话
分裂之后更加努力工作变得越来越忙
我总以为这一切就是我理想
可蠢狼却总是一人孤零零的守着学校
守着我们曾经的乌托邦

每天回家都会看到蠢狼抢我的人
他是不是怀念从前的样子
这些问题我从没有仔细认真去想
从没为他认真去想

每天都用不同的绿帽子迎接我
每天欣赏充满爱(?)的表演
现在这已经是我们唯一的爱情语言
只有我们自己感动在心里

每天回家都会看到蠢狼在抢我的人
这已经是每天最期待的事
今天的他到底又会让我绿成什么样子
我期盼(?)的推开家里的门
我回来啦

我愿重回汉唐 再奏角徵宫商,
着我汉家衣裳 兴我礼仪之邦,
我愿重回汉唐 再谱盛世华章,
何惧道阻且长 看我华夏儿郎。